谈瀛州:陆谷孙先生书迹
在陆谷孙先生的手稿里,处处可见对细节的注重。他的一丝不苟,也是他能成果大学识、大工作的重要原因。

  在2020年11月18日到12月31日期间,复旦大学文科图书馆在六楼特展厅举行陆谷孙先生手稿展。在开幕式那天,我仰视了先师的书迹,不堪慨叹。
  陆谷孙先生在世时,没有人称他为书法家,我也没见过他写毛笔字。这次手稿展上展出的他的书迹,也都是钢笔字与签字笔所写的字。但从手稿上能够看到,他的笔迹遒劲,崭露头角,在金钩铁画间透出勃勃英气。
  听陆先生讲起过他的年少,说他年少失恃,长姐便担起了许多母亲的责任,对他督责极严,包含强逼他写毛笔字。写得欠好,还要挨“拧”。看来他很早就打下了书法的“童子功”。中国传统文人一向注重书法,这尽管和曾经科举考试垂青书法有关,但也是由于他们信任“字如其人”,把字看成是自己的一张手刺。注重书法,也是陆先生身上传统的一面。

1996年,作者(左)与陆谷孙、陆灏(右)合影

  在这些手稿中,最招引我目光的,是他写给《文汇报》陆灏兄的一封信,应该是给陆灏的约稿信的一封回信。里边有陆谷孙先生所写的一首七言律诗:
  清歌妙舞正富贵,
  我尚飘摇未有家。
  身似孤鸿棲海上,
  心随明月到天边。
  春来花好无人赏,
  客里愁销有酒赊(尾音读作a)。
  尘世论交今几个,
  漫将往事诉寒鸦。
  “赊”字后的注解为陆先生所加。这个字现在普通话里读阴平声“she”,但在中古音里读下平声“sha”。他怕人认为他出韵,故特别自作注解,这也是陆先生为人细心的一面。此诗应作于1991至1992年陆先生在香港三联书店任高档修改期间。香港其时市道富贵,歌舞升平,而他一人旅居香江,故有最初“清歌妙舞正富贵,我尚飘摇未有家”之语。

陆谷孙先生手稿

  这首七言律诗,不说其他,就说韵脚合辙、平仄稳妥、颔联颈联对仗整齐,这些现在许多大学的中文系教授都做不到。陆先生有一句名言,那就是“学好外国语,做好中国人”。但咱们能够看到,他其实中文也学得很好。
  这封信后边又有几句话,应该是回应陆灏约稿的:“关于词语的故事,诚实地说,若以杂感方式写,一日可成数篇。”陆先生此刻正值壮年,才气纵横,下笔千言,不能自休,“一日可成数篇”,也是表达了他对自己在学识上的堆集和创作力充分的高度自傲吧。
  后边他又弥补几句:“仅仅凡英文字呈现处,刊布时有必要代我细校,有必要确保拼写及分连方式无误。”这是由于其时仍是铅字排版,常常一行到了结尾一个英文单词没有完毕,有几个字母要移到下一行去。但英文单词的移行,其实有杂乱的规矩,不能把一个词在随意哪里断开,而要依据词根、词缀等来移,还要用连字符。这个呢,许多不是学英语身世的人不知道,或许知道了也不在乎,但对学英语尤其是编英汉词典身世的人来说,这方面的过错就像是眼中之钉、肉中之刺,有必要要加以拔除,所以陆先生会有这特意的叮咛。

  陆先生手稿中特别招引我目光的,还有在2005年1月23日他在改完他所教的英文四年级“英美散文”课试卷后所写的一张条子,内里表达了他对其时学生英文水平的绝望之意。他写道,“改卷的首要感触是,学生学到大四,接近结业,但英语基本功方面存在的问题仍然多多,表达僵硬可说是举目皆是;母语‘负搬迁’的影响不小……连标点都成问题,有的频用汉语顿点!”

陆谷孙先生手稿

  所谓“负搬迁”者,在这里是指学外语的人,把中文里有而他所学的外语里原本没有的东西,搬到了那门外语里去。比方中文里是用顿号的,英文里不必。把顿号用到英语里,那就是“负搬迁”。这在许多人看来,也许是微乎其微的小事,但在陆先生看来,则是学艺不精的体现。
  其实,复旦英语专业的学生多年来在全国英语专业八级考试上占有鳌头,水平仍是不错的。从陆先生的这个条子上,能够看出他对学生爱之深、责之切的拳拳之意和殷殷之情。
  荀子云,“不积跬步,无以致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。”在陆谷孙先生的手稿里,在在处处能够看到他对细节的注重。他的一丝不苟,也是他能成果大学识、大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吧!(谈瀛洲)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